<blockquote id="f27kc"></blockquote>

<thead id="f27kc"><s id="f27kc"></s></thead>

  • 正文 第四九二章 当头棒喝(二合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小到大,吴启都是被众人惯着、宠着的那个。

    虽然吴老十不是恃宠而骄的人,也确实争气,可他毕竟没经历过什么挫折。

    就算是下山坳惨案发生之后,吴启同样倍受打击,但是,吴宁和吴家兄弟也很好地把他;ち似鹄。

    所以,吴老十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他禁不起大风大浪。

    ......

    也许,吴宁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当他知道吴老十与大伙儿的命运不同,知道吴老十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就已经替他选好了路。

    所以,他让吴老十读书,让他远离江湖的那些阴暗丑恶,所有事情都由兄弟们一肩承担。

    不得不说,吴宁把事情想简单了。

    在他的设想里,只要他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杀回京城,一番谋划之下,将仇人血刃,再将吴老十推上皇位。

    到时候,吴家大仇昭雪,他也可以功成身退。吴启也不用经历什么风浪,只做他的太平君王便是。

    可是,哪里会想到,局面会这般复杂,几乎已经超出了吴宁的掌控范围。

    吴老十也不得不去面对这些风浪,面对这些血淋淋的事实。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吴宁又不得不为他之前的错误买单。

    那就是:吴启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

    奉若亲父的吴长路,不是亲父;血脉相连的兄弟们,不是兄弟。

    下山坳四百多口人命之所以陨落,全都是因为他和贺兰敏之的身份。

    而罪魁祸首,却是那个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人。

    至于原本奉为大仇的武则天,却成了他的亲生母亲。

    还有吴老九现在做的这些看似亲者疼,仇者快的事情,原来都是因为他。

    这些真相,哪怕是只有一条,也足够让一个普通人怀疑人生,甚至疯掉。

    那吴老十他承受得住吗?

    吴宁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以至于他不敢把这些真相告诉吴启。

    ......

    但是,太平不这么看。

    在咱们公主殿下眼里,吴启确实是被惯坏了。

    就拿眼前这一幕来说,吴老八、老十一这些没读过书的粗人都还沉得住气,在心底里还是信任吴宁的。

    可唯独吴启,这个吴家之中仅次于吴宁的存在,却为这么一点点小事儿,他就对老九说下那些狠话。

    这不就是惯出来的毛?

    太平心说,就这点城府、这点肚量,吴老九居然还指望他执掌江山?

    放到皇家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堆里,太平保证他活不长。

    说句不好听的,吴启现在的表现,还不如武承嗣的十分之一。

    起码武承嗣还知道低调隐忍,还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位置,该干什么事呢。

    太平公主可不是惯孩子的家长,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吴老十存在于皇权漩涡之中,尤其是不能容忍他这样冤枉和误解吴宁。

    吴老九,她欺负可以,别人却是不行,谁都不行!

    亲弟弟也特么...不、行!

    此时,咱们公主殿下犹如一只护雏的老母鸡,揪着吴启的衣领就要把他往后院带。

    “你不是要真相吗?本宫这就给你真相!”

    “......”

    “......”

    大伙儿都看懵了。

    这已经不是太平第一次收拾吴启了,见吴老十木头桩子一样被太平掳着走,吴老八和七哥上前一步,都想劝劝。

    老十就这样儿,吵完了也就没事儿了,想让公主殿下别和他一般见识。

    可是,没想到,话还没说出口,却闻孟道爷一声厉喝:

    “都给我靠边!”

    好吧,道爷和太平的想法一样,得让吴老十自己面对现实了。

    吴老九现在这种做法,只会越来越惯熊孩子。

    ......

    后院,吴启的房中。

    吴启一眼愤恨,兰晴则是有些心疼地用布巾擦拭着他的嘴角。

    太平那一巴掌未留一点余力,却是打的已然青紫。

    “说吧!”

    吴启皱着眉头,赌气地把兰晴拦在一边。

    “殿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启很想知道,什么样的真相能让殿下两次对我动怒?”

    “动怒?”

    太平一挑眉头,心说,这小子还觉得他挺有理呢?

    “打死你,都不为过!”

    说着话,太平公主探手入怀,一块吴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紫色玉佩落入他的眼中。

    在吴老十猛然僵硬的目光之下,太平缓缓道来:“这......”

    “就是你要的真相!”

    ......

    房门之外,孟苍生与吴宁并肩而立,看着紧闭的房门。

    道爷缓缓开口:“幸好你还没有孩子!”

    吴宁忧心满面,“怎么讲?”

    “因为你不是一个好家长!

    道爷又看了一眼房门,“老十有他自己的路。你纵使手眼通天,也不能全帮他安排妥当,必须让他学会面对才行!”

    “呼....”吴宁长嘘一声,甚是无奈,“也许吧!可是....”

    其实,到现在,他依旧担心吴启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

    “可是....”

    “可是什么?”道爷偏头,玩味地看着吴宁,“你平时那些狠辣阴毒是不是都装出来的?”

    “我很好奇......”道爷干脆转过身。

    “你不恨老十吗?毕竟你的所有遭遇,根源都在老十!

    “恨?”吴宁现出惊奇,“为什么要恨?”

    “你不觉得,老十和我都是一样的可怜吗?”

    “我们什么都没做错,可我们同样都受人摆布!

    “呵呵!钡酪尚σ簧,“所以,这是你们的命!”

    “你常说,你有你的命。老十同样也有他无法抵抗的命运。你不能替他安排命数,只有他自己能承担自己的命!

    “好吧!”吴宁终于释怀,缓缓转身。

    “嗯?”道爷一愣,“你干什么去?”

    只闻吴宁道:“去镖局住两天!

    顿了顿,“我想,老十出来的时候,也许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我吧?”

    “......”

    道爷一阵无语,苦笑摇头,“嗯,你确实不是一个好家长!

    吴老十出来的时候,不是最不愿意看到吴宁,而是他最不敢看到的就是吴宁才对。

    事实上,吴启比道爷想的还要不堪。

    当太平把所有的真相:

    他才是贺兰敏之带走的那个孩子,他还是老太太的亲生骨肉。

    而下山坳的惨案,更是贺兰敏之为了逼吴宁对抗老太太而做下的。

    至于吴宁现在的所做所为,只是为了给他铺路......

    这些吴启想要的真相,一股脑地冲进他的脑子,吴老十.....

    崩溃了!

    他先是像傻子一样的发呆,然后,又像孩子一样哭泣。

    最后,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见任何人,甚至兰晴都被他赶了出去。

    三天!整整三天三夜。

    当不明真相的吴家兄弟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焦急地踹开吴启的房门的时候,就见吴老十有如一只受惊的小鹿,缩在床边的墙角里。

    看见大伙冲进来,吴老十先是茫然地看着每一张熟悉又无比陌生的脸。

    之后,他猛的跪在那里,向着每一个吴家兄弟磕头,一言不发。

    一边流着泪,一边震的地砖砰砰作响。

    他不是疯了,他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心中的歉意,不知道如何抒发那积郁在胸中的钻心刺疼。

    ......

    吴启反常的表现把大伙tsxsw.com儿都吓坏了,连孟道爷现在都是懵的,他实在没想到,吴老十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于是,立马让吴老八去户部衙门,告诉吴宁晚间必须归家。

    又沉吟良久之后,觉得还是把太平叫过来看看。毕竟是太平告诉的吴启真相,也许只有她知道吴老十这到底是怎么了。

    于是,咱们公主殿下又来了。

    “殿下,你赶紧给看看吧!”七哥焦急万分。

    “那日与殿下谈完之后,老十就不吃不喝,连屋都不出。今天进来一看,这莫非是癔症了?”

    道爷在一旁也是有些后悔,苦脸道:“看来,老九是对的,这小子还真扛不!”

    结果......

    结果咱们公主殿下凤目一立,扛不?老娘倒要看看,他怎么个扛不?

    “都出去!”

    说着话,公主殿下开始....开始挽袖子了。

    大伙儿一看,这这这这......这几个意思?又要动手?

    “不出去是吧?”太平卷好了袖子,见大伙儿没动,“不出去就都看着!”

    说着话,两步到了吴老十身前,啪!

    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反正是自己亲弟弟,咱们公主殿下打着也是理直气壮,还不心疼。

    “吴老十!你给老娘听着!”

    “......”

    吴启茫然抬头,要本就感觉不到面颊的疼痛。心中甚至在想,如果在场的这些人一人给他一巴掌,那该多好!

    “你给老娘听着!”

    太平打完当然不算了事,“老九一直就不想告诉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怂!你还没断奶!”

    “血海深仇、身世成迷,还有这如獒笼一般的皇权争斗!哪一桩、哪一件,你吴老十扛得起来?”

    “说!”太平嘶吼着,“说。!哪一件你扛得起来?”

    吴启流着泪,缓缓地低下了头。

    “我....扛不起来!”

    “对了!”太平附和,“所以,你不配!”

    “你不配老九对你那么好,不配吴家兄弟这么护着你!”

    “更不配做我弟弟,拥有这个天下!”

    “你听见了吗?”太平逼到吴启的面前,与之四目相对。

    “你不配!你甚至不配让这么多人对你抱着这么大的希望!”

    太平再次逼近一步,狰狞面容已经怼到了老十眼皮子底下。

    “本宫原本还觉得,当你知道真相,还能为老九分担一二!

    “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能分担什么?”

    “老九为了你做了那么多,吴家人为了你牺牲了那么多,可你呢?除了满腹歉意,你又能为老九做什么?又能为吴家做什么?”

    太平这是响鼓用重锤,急症得要猛药催。

    这个时候,你就不能和他来温柔的,如果不骂醒他,可能一辈子他都缓不过劲来。

    而吴启呢?

    他现在脑袋里如浆糊一般,根本就不会思考?墒,太平的大巴掌、阵得耳膜嗡嗡作响的咆哮,又让他下意识地作答。

    哭腔道:“我想做......我想做。!”

    “能还了这份恩情,能抚平心中万一之疼,让我做什么都行!”

    啪!

    太平毫不客气地又是一个大耳刮子。

    “想做?”

    “就你这熊样,老九和吴家人才不要你来拖累!

    说着话,太平猛的站了起来。

    “是个爷们儿,你就给老娘站起来!”

    “是个爷们儿,就收起你那没断奶的幼稚!”

    “是个爷们儿,就做给老娘看,让老娘没白信你一回,没白告诉你真相!”

    “否则.....”

    太平公主顿在那里,满眼不屑地看着吴启,“否则,你就不配当我太平的弟弟!”

    说完,咱们公主殿下衣袖一甩,好似和吴启多废一句话都不愿的样子,转身而走。

    到了孟苍生身边,“差不多了,之后交给你们了!

    “......”

    道爷一阵无语,看着渐渐恢复清明的吴老十,朝太平公主真心地竖起一个大拇指。

    “你肯定是个好家长!”

    “切~~!”

    咱们公主殿下回头瞥了一眼吴启,见他果然已经恢复一丝神志,起码已经会思考了。

    傲娇地一瞥嘴,“棍棒底下出孝子,懂吗?”

    说完,扭动着妖娆身段,出了房门。

    ......

    “道爷.....”吴老八等太平已经走了,这才反应过来,“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刚刚太平公主说的那些话,可谓是触目惊心!

    “什么亲弟弟?老九不是她的亲弟弟吗?怎么又换老十了?”

    道爷苦笑一声,看了一眼吴启,“回头,让老九、老十来告诉你们吧!”

    有些话,他一个外人来说,不合适。

    只看吴启被太平当头棒喝,什么时候能真正的回过魂来了。

    而事实上,吴启并不是庸人,只是一时接受不了。

    但是,太平说的那些话字字插在他心里,由不得他再浑浑噩噩。

    而当他恢复清明,第一件事,还是郑重地给吴家兄弟跪倒磕头。

    “我吴启不是人,愧对兄弟们!”

    大伙儿更愣,这回任谁都听出,吴老十这话和之前不同,乃是由心而发。

    “老十......”

    七哥上前扶起他,“大家是兄弟,有什么话直说!

    吴启起身,“七哥,到底怎么回事,回头再说!

    “我现在......”

    看向道爷,“我想进宫,见一见老太太!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EB易博馆酒店_EB易博馆welcome_EB易博馆welcome 在线翻译| 西贝莜面村| 太极张三丰| 穆加贝举行国葬| 李楠回应战败| 金陵十三钗| 华为愿出售5g技术| 杨幂| 梁静茹承认离婚| 杨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