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f27kc"></blockquote>

<thead id="f27kc"><s id="f27kc"></s></thead>

  • 正文 第四九三章 于情于理(二合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吴启想要进宫见老太太,唯一的途径便是通过上官婉儿。

    因为现今除了武承嗣,只有上官小婉才可以随意出入禁苑。

    孟苍生对此也并无反对。

    虽说太平当头棒喝,打醒了吴启,但是初逢大变,总要给他一点时间。

    而且,这个时候,武则天恰恰是那个最适合开解吴启的人。

    只不过,道爷想不到的是,吴启见武则天可不是去寻求开解的。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是去寻求解脱的。

    ......

    一个时辰之后,当吴老十站到了两仪殿,面对武则天。

    一老一少,这对离散二十多年的母子终得相见。

    不知为何,武则天也好,吴启也罢,心中都有一丝异样。

    武则天,她经历过一次错认吴宁为亲子,现在面对吴启那张俊俏的脸...却是怎么也提不起曾经的激动之情。

    想想也能释然,这十几年间,武则天一直把吴宁当成是自己的儿子。

    吴宁做过的那些事,对武则天来说,印象也是尤为深刻。

    像是三言两语,说动武三思缓和李武两家。

    像是昼夜不息,写下那一箱子《醒世方》。

    像是,那永远带着疏离,又隐隐有着怨念的眼神。

    这些过往的种种,让老太太很难适应突然换了一个人。

    而吴启,更是如此。

    直到三天前,他还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吴长路的儿子。

    也从来没想到,他会和大周女皇扯上这样一层关系?銮,女皇陛下还生出了传位之心。

    这一幕,对于武则天和吴启来说,都是荒诞的,却又是无法躲避的事实。

    “你...来了!”

    吴启躬身一礼,“臣,见过陛下!”

    也许吴老十应该像太平那样,叫一声“母皇”,或者自称“儿臣”。

    可是,吴老十终归还是没有叫出口。

    “坐....坐下说!

    老太太略有几分慌乱,忙不迭地招呼吴启,在殿上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下。

    “九郎....都与子期说过了?”

    “......”吴启一怔,愣愣地看着老太太。

    “九郎...”

    “子期....”

    这是老太太本能的反应,脱口而出。

    可是,听到吴启耳朵里,却是另外一回事,亲疏自鉴。

    老太太管吴宁叫九郎,管自己叫子期。

    说明在老太太的潜意识里,吴宁的地位要比他还要亲近些。

    其实,这是必然。

    吴启与老太太虽然是血脉之亲,可毕竟相认突兀,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再说,吴启从前给老太太的印象除了帅,就是帅,最多再添点文采,是个懂事的乖宝宝。

    可是,吴宁呢?

    你别看吴老九来到京城这两三年间没少给武则天添堵,甚至十年前,他还在下山坳的时候,也是很少顺着老太太的心意办事。

    但是,其实武则天和吴宁是一路人。

    这一老一少表面上顶牛,但是在大事大非面前,在掌控朝局的眼界上面,却有着相当的默契。

    有的时候,甚至是不用刻意沟通,只需一个眼神儿,对方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这种默契,说好听点,叫心心相通。说不好听点,那就是一丘之貉,同为干大事儿的人。

    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的沟通,远比表面的冲突更容易拉近距离。

    ......

    武则天的一时不查,让吴老十也只是微微的一愣神。

    心里不但没有隔阂,反倒不知为何的一阵轻松。

    也许对他来说,这样可以减轻一些对吴宁的负罪之感吧?

    回答老太太的问话,也是恭恭敬敬:“回陛下,不是九哥相告,是太平殿下....打醒了臣!

    “太平?”老太太一愣。

    下意识问道:“那你....没事吧?”

    “没事。臣已经...可以接受这个事实了!

    “好...好好好好!”

    老太太登时大喜,连连称好,好似甚是欣慰之感。

    结果,可能是高兴过头儿了,又蹦出一句:“这个九郎,错了吧!”

    老太太神采熠熠,对吴启道:“那日他告与朕真相,朕当时就想把你招至身前,母子相认!

    “可是那个老九!”老太太一脸嫌弃,“瞻前顾后,就是不肯!

    “说什么,你经事太少,接受不了这样的残酷!

    “现在怎么样?朕的儿子,哪来那般弱不禁风?不也一样端端正正,毫发无损?”

    “哈哈哈哈!”说到这儿,老太太哈哈大笑。

    “朕看啊,也不比他吴老九差上多少!”

    “......”吴老十脸都绿了。

    你要说刚才称呼上的亲疏,吴老十也就忍了?墒钦饧妇,就有点过分了吧?

    老太太这哪里是在高兴吴启可以承担这个事实,她这是赤果果地高兴吴老九看走了眼。

    奶奶的,本公子认娘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成了老太太和吴老九斗气的结果了呢?

    吴老十有些愤愤不平,苦笑一声,“陛下,他...他看走眼的时候,可是多着呢!”

    “哦?”老太太一挑眉,“说与朕听听!”

    她倒是没想到,几句玩笑,却在无形间拉近了母子二人的距离。

    其实,二人见面本就突兀。

    吴启是突然知道真相,而老太太呢,信了吴宁的鬼话,为了让吴启接掌皇位,以为要很久之后母子二人才可相认。

    她也没想过会这么快,这么突然。

    所以,一见面,两人有点尬聊的意味在其中。

    但是,无意间把话头儿扯到了吴宁身上,自然也就有了共同语言。

    至于,呈老九在老太太心中的分量,也仅仅是一点玩笑似的吐槽罢了。

    吴老十不但不会妒忌,反而有些正合他意的感觉,故意把话题引向吴宁。

    说起兄弟之间曾经的丑事;褂形饽腹牡图洞砦,使得武则天听得津津有味,大笑连连。

    而吴启呢,也一直借机观察着武则天,观察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娘。

    .....

    “当真?”时间过的飞快,此时老太太满眼惊奇,“他居然是扮成瞎子骗来的秦妙娘倾心?”

    “居然还....还跑到人家的铺子去聘账房?”

    “当然是真的!蔽馄艋嫔嫔,“陛下只知他要娶秦妙娘,肯定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乌龙过往吧!”

    老太太回味着,“这个吴老九真是可以,正事不顾,却去招惹什么美人!

    长叹一声:“心无大志!”

    转头又对吴启道:“你可不要学他,把心思多放在正事上面!

    “呃!

    吴启一窘,恐怕老太太还不知道,在女人的问题上,吴老十甩吴宁八十条街,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见吴启窘态,老太太淡然一笑,“朕也就是说说,你莫要往心里去!

    有如长辈那般的得意一笑,“你身边那个侍婢......”

    “叫什么来着...兰晴?”

    “哼!”老太太轻哼一声,“就太平这丫头心眼儿多,把兰晴留在你身边。也是为了将来后宫之中多一份助益,倒也说得过去!

    “至于婉儿嘛....”老太太沉吟了一下,“之前,朕试探过婉儿的心性,听之言行并无弄权之心!

    “朕也敲打过她,不要生出这个心意。所以,你若与她有情,朕还是乐见其成的!

    “不过,婉儿名义上毕竟是先帝的才人,年岁也大了些,遂不可为后!”

    “将来,朕会择一大族贵女执掌后宫。对你来说,也是帮助!

    “......”吴启又是一阵无语。

    这就....把后宫都安排好了?

    聊了这么长时间,吴启心中大概也有了一个印象。

    要说吴老九在老太太心中的地位不低是不假,可是,武则天也确确实实拿吴启视为亲生。

    话语之间,多是训诫提点。

    这就像吴宁、吴启都是老太太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亲疏。只不过,一个熟悉,另一个刚接回来还不知道怎么相处。

    看着老太太神采飞扬的样子,吴启原本还有些犹疑的心,渐渐有了着落。

    他今天来,可不仅仅是来和老太太话家常的,他是......

    “陛下!”吴启突兀出声,“臣能问陛下一个问题吗?”

    老太太一愣,“你...问吧!”

    吴启咧嘴,诚然看着武则天:“陛下为什么会要把皇位传给我?”

    “?”

    武则天一愣,“不就应该...应该是你吗?”

    “怎么会就应该是我呢?”吴启皱着眉头。

    “这......”

    武则天更是踌躇起来,“你的那几位皇兄不争气!”

    “陛下!”吴启直视武则天,“是和九哥比起来,不争气!”

    “。。!”

    武则天全身再是一僵,“和九郎....九郎比...不争气?”

    吴启道出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

    李贤也好,李旦也罢,武承嗣、武三思,除了一个李显确实有点窝囊,好像其他的那几个和吴宁没法比。

    毕竟吴宁这么多年干过的事就放在那儿,能把其他的那几位比到臭水沟里去。

    可是,换了吴启呢?

    吴启倒不是没有才华,可是吴启的才华并没有什么展露。

    要不是武承嗣兵变那夜,吴宁别有用心地让他在十六王宅前出了采,可能所有人还认为他只是一个靠着穆子究才能有今天的花花公子。

    那么,武则天又怎么知道,吴启会比李贤、李旦他们更有能力接掌皇位呢?

    这说不通。

    唯一的解释就是,吴宁说他行!

    吴宁说吴启可以执掌皇位,说可以把皇位传给吴老十。

    然后,老太太就信了。

    而且是全听全信。甚至不惜让吴宁放手一搏,导演出这一场让武承嗣上位,拐了三百六十个弯儿的大戏,来费力地把吴老十扶上去。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

    这也是吴老十从一进来,就颇为在意老太太对吴宁的印象的原因。

    吴老九在老太太心目中的分量得是有多重?才能在立储之事上,不经过任何的考察,不经过任何的思量,就把事定了。

    可以说,老太太是用耳朵选的接班人,而非眼睛。

    “就是....就是....”武则天被吴老十问的方寸大乱,“就是九郎说,你的才华不输于他,可堪大任!

    “朕就....”

    “再说......”最后已经是无奈了,“再说,这皇位本来就是要给九郎的。如今他没了资格,那自然就是给你了!”

    老太太想骂娘,这是谁教出来的两兄弟?一个是到手的皇位不想要,另一个则是当着她的面直接问,凭什么给我?我有资格吗?

    她就没见过这样儿的。tsxsw.com

    “所以.....”听了武则天的解释,吴启更加释然,“所以,是九哥让陛下做出了决定?”

    “。。。!”

    武则天猛然一惊,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这时,吴启平静而又坚定的声音再一次在殿中响起。

    “臣再问一句,这天下之主、皇权之继.,为什么一定是我?难道不能是别人吗?”

    武则天:“......”

    ......

    一个时辰之后。

    “不行!你这孩子,太过妄为!”

    ......

    “陛下!不,母皇!儿臣永远是你的孩子,儿臣也愿永远伴随母皇左右?墒...”

    “有些事,你也辩驳不了,从心而论吧!”

    ......

    “不行!”武则天眉头紧皱,老目无光,仿佛经历着人生最大的一个决定。

    “不行.....”

    “要不......你容朕再想想?”

    ......

    “好!”吴启躬身上礼,“时近昏时,儿臣....告退!”

    有些事,要给老太太一点时间。

    ....

    吴启出得皇宫,一上朱雀大街,就见吴宁,还有吴家众兄弟,在皇城门口等着他。

    吴老十第一反应是躲开,可是终还是忍住了,局促地挪步到吴宁身前。

    “九哥....”

    “......”吴宁抿嘴一笑。

    还不错,起码吴老十现在还能站着,说明他是可以挺过去的。

    “什么都不要说,听我说!

    看了一眼吴家兄弟,就在刚刚,吴宁已经代替吴启将所有的真相向兄弟们摊牌了。

    至于结果,结果就是,众兄弟都站在这里。

    “听我说!

    吴宁上前一步:“于理!”

    “我吴老九是你的替身,替你背负的这么多年的苦楚,下山坳四百余口的人命也是因你而亡,你吴启是这一切的根源!”

    “我该恨你,报复你,甚至杀了你!”

    “所以......”

    吴宁说到这里,猛的全力挥出一拳,正打在吴启的肚子上。

    嗷!

    吴老十一声闷哼,立时吃疼的弓成一只虾子,但看向吴老九的眼神,却是有几分释然。

    这一拳,是他应该受的。

    而吴老八、老十一、七哥等人,还没等吴启直起腰来,就瞪着猩红的眼珠子上来了。

    有样学样,也都照着吴老十的肚子,就是毫不留情的一下。

    靠!

    吴启暗骂一声。

    本来呢,事由他而起,大伙儿打死他,也不能解气。

    吴老十也有心理准备,就算大伙儿不怪他,他也想自己抽自己。

    可是,真招呼在身上才知道,这是....真特么疼!

    吴老十直接抱着肚子缩倒在了地上,嗷嗷嗷直叫,间隙还不忘蹦出一句:

    “特么过程就算了,说重点!”

    “重点?”

    吴宁笑了,蹲下身来,“重点就是,比起那些仇恨、那些怨气、那些不甘,更忘不了下山坳的河沟里,大伙儿光着腚摸鱼的过往!

    “忘不了一个锅里捞糙米饭的苦日子,忘不了一块被老祖君追得满坳子乱窜的不堪!

    “我更忘不了,咱们是风里雨里,走过来的兄弟!”

    “所以,于情......”

    说着话,吴宁向倒在地上的吴启伸出了一只手。

    同时伸过来的,还有吴老八,老十一......

    所有吴家兄弟,有力的臂膀!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EB易博馆酒店_EB易博馆welcome_EB易博馆welcome 易建联| 李荣浩| 沙特原油价格| 杨幂| 《说好不哭》首播| 陈信宏| 钢铁侠3| 王一博| 梁静茹承认离婚| 腾讯公益|